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毛庐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万壑松风映心境——毛庐先生山水精神探幽

2012-08-21 11:38:18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陈裕亮
A-A+

  讲韵,中国画更是强调韵,于是有“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之说,它们的结合点就是韵。就山水画而言,韵即是强调山水画所流露出来的意境。这种意境,正是山水画得以延续千年不衰的重要凭借,也使得文人雅士们为之醉心不已,方才有了“烟云可供养”之说。

  意境由文思之境和笔墨之境组成,二者相合,或是文思之境多于笔墨之境,或是笔墨之境多于文思之境,或是二者互为映衬,相得益彰。笔者泼墨言艺,如此洋洋洒洒大谈意境,盖是有感于山水画家毛庐先生。毛庐的山水画就如毛庐的人一样,雄浑厚实,他笔墨功夫的修养是深厚的,这种深厚的积淀与古都西安的悠久历史息息相关。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毛庐生于斯长于斯,这种浓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和文艺气息熏陶着他,养成了他那敦厚的品性,于是在他的画面上,我们深深地感受到这种雄浑厚实的气息。

  翻开毛庐的画集,笔者感触最深的是他那深厚的笔墨功夫,笔者在欣赏那笔精墨妙的同时,不时为画家的题款动容不已。比如“老宅自有三分春”、“笔下难为三分情”、“大山之石似我意”等等,无不充满诗意。然则这种诗意不是来自象牙塔的苦思冥想,而是从大千的红尘中去寻觅与提炼,这也是毛庐山水画最凸显的特点——深入生活,从自然中寻找真谛。所以笔者在品读其山水画时,开始总觉得他的画面不同于古人,更不同于时人之画,而且与石涛在《苦瓜和尚画语录》所言之山水的“三段论”更是不符,老实讲笔者在伊始是充满疑虑,这种疑虑一是对自己对于山水画认识肤浅的自责,一是对毛庐先生所画山水画的画理的不解。继而反复品读其山水画,笔者又深深地被引入其中。在笔墨营造的山林与沟壑中,在水墨交汇的层层晕染中,在那遒劲而又奔放的线条中,笔者仿佛走进了西北高原的山林中。虽然它缺少秀丽,缺乏险怪,但是它雄浑亦不乏华滋。在整个画面中,隐隐约约传出一股雄浑的气息。最终,笔者消除了疑虑,要重新解读毛庐的山水画,重新发掘毛庐的山水精神。

  毛庐生于古周原西岐之五丈原东隅,他幼承家学,喜好舞文弄墨,尤钟情于书画。他说,从五岁起,他就跟着父亲学写毛笔字,至今执笔已有五十余载。这五十年来,他笔耕不辍,在笔墨方面操持不已,乃至废寝忘食,他对王羲之和米芾极为敬仰,对《圣教序》、《兰亭序》和《蜀素帖》手摹心追,力求王羲之与米南宫之神采,至今仍在苦苦追寻。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辛勤与执著,终于获得回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他首次获得“书法兰亭奖”,以后又陆续获得各种奖项23次。我们都清楚线条对山水画的重要性,笔墨是山水画的核心,且笔墨的核心是用笔,而墨法皆由笔法出。古之画论强调书画同源,其实就是强调以书入画,即以书法的用笔画山水,这就是所谓的书写性。换言之,山水画离开了书写性,它的生命力将大打折扣。毛庐的山水画正是深深地把握住了书写性这一核心特质,加上了五十余载的笔墨修养,所以在他的山水画中,随意寻得一笔,都是遒劲的,每一笔都是在法度森严的基础上,显得随意而又富有律动性,因此其画面便自然流露出厚重的气息。山水画固然需要通过造境,来营造一种沟壑林立,乃至是万壑松风的感觉。但是造境的核心就是笔墨的灵动,倘若没有笔法的苍遒正统,又岂能有墨法的氤氲滋润?倘若不能达到二者的相得益彰,互为映衬,那么就没有山水之厚重与雄浑,也更没有气韵生动之说。所以,归根结底,笔法的纯正和线条的质量决定了山水画的品质与灵魂。因此,深厚的书法功力正是毛庐山水画最为重要的内核,也是其山水画得以令人愈读愈有味的重要凭借。

  “艺术来源于生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先贤宗师们通过朴实的语言一语中的地点出了艺术的本源,那就是在生活中汲取艺术养分,在实践中感悟圣人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真谛。对于一个山水画家,没有走遍千山万水,没有一览众山的眼界和胸襟,没有世事洞明与人情练达的历练,又岂能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界?倘若真是如此,即使这个画家的笔墨再精妙,他的山水画是不能吸引人的,不能让人为之动容,更不用说上升到卧游之境界。毛庐先生正是深深领悟到了这一点,他走大江南北,访名山大川,进山访樵,涉水问渔。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在他眼中万水千山总是

  情。所以我们观其山水画,发现了很多不太合于常规的画面和构图,而这些不太规矩的画面恰恰是自然的原型,是山川的本原,原来造化并不完全是瑰丽险怪的,而往往是我们经常看到的,经常路过的,但却没有用心去体悟的平凡山水。所以,古人论画“学画当以古人为师,但以古人为师不若以造化为师”。只有造化才是千变万化的,才是真实的,才是陌生的熟悉面貌。荆浩在《笔法记》中说要“度物象取其真”,张璪亦强调要“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不管是取其真,或是得心源,无不强调画家对造化之感悟,并油然而生出感慨万千,通过画家的提炼和笔墨功夫将这种感慨融入画中,让人为之赞叹不绝,为之黯然神伤,为之痴迷不

  已……笔者以为,毛庐先生正是以笔墨实践和艺术之旅在践行着这种艺术准则。

  如果说毛庐先生的山水画未能一下子招人眼球的话,除了上述他对生活的汲取和对熟悉而又平凡的山水刻画外,有一个问题可能是需要毛先生去思考与实践的,那就是如何才能实现文思之境与笔墨之境合二为一,相得益彰。当然,绘画是需要在实践中解决问题的,而每一次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便是画家绘画水平和艺术境界的提升过程。对于任何一个画家,一个真正清醒认识自己和想要有所作为、有所突破的画家,这种问题是必须直面的。相信毛庐先生对此亦早有洞察,也许此时他正在解决问题的实践中。对于这样具有良好艺术造诣的画家,我们对其取得更大的成就充满了期待。

  最后,笔者想以毛庐先生的山水画,简要谈谈其山水精神的内涵。笔者以为,山水精神涵盖了儒释道的核心要素,这三者又构成了中华文化的三大基石。纵观历代山水画宗师巨匠,他们多是饱读之士,然而他们或是在仕途,或是在科举上未能如愿。在这种不得志的抑郁与伤痛中,必然要问道于自然,尤其是在玄学的影响下,这些士大夫们便试图隐迹山林,道法自然,在天人合一中实现再生。但是这种隐迹山林的隐士或半隐士们,他们或多或少夹杂着“释家放下,万物皆空”的精神休克疗法。从这个意义上讲,山水画不但可以供养,还可以让人忘却伤痛与失落,此举岂非是另一种精神休克疗法乎?看来,山水画之所以如此兴盛,

  正是它基于传统文化儒释道,所以才会有众多人为之孜孜以求,恐怕这也是山水画成为历代最为发展最为完备,最受人们追捧的重要因素。“文革”的十年,让传统文化丧失殆尽,改革开放的三十余年,是西风东渐最为直接的时期,也是中国画遭受冲击最为激烈的时代。尤其是在强调物质的时代,紧张的节奏和物欲的横流让人愈加浮躁,愈加功利,因为功利已成为重要的谋生手段,这是过分物质化带来的苦果。但是毛庐先生能够在物欲横流的时代里坚守读书人亦或是书画家们的传统,甘于在访山涉水中寻求自己的精神寄托,在浮躁中立定精神,这种心境是何其可贵!也许在其画面所描绘的万壑松风中,笔者感受到的那片平和心境才是毛庐先生绘画的最有价值的意义,也是其山水精神的内核所在。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毛庐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